资讯

一线汽车人访谈⑤:国企中层领导,这个位置就是受“夹板气”

功夫汽车 珠水云山 2024-07-09
30375

“我这个位置只是看着光鲜,实际上比谁都苦逼。”作为国企中层领导的小峰给我们大倒苦水。

小峰在汽车行业已经有16年,在外人眼里,他有着一份非常光鲜亮丽的工作——国企的中层领导。相比于普通人,这个岗位算是已经迈上一个新的台阶,这也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岗位。

然而在小峰看来,大多数时候这个位置就是受“夹板气”。

“上面的命令要绝对服从,下面也不听你的。”小峰总结道。

小峰毕业于2008年,用他的话说,那是汽车行业最“如日中天”的年代。

像他这样重点大学车辆工程专业的学生,在那个年代是带着光环的,“因为工作太好找了”

各大主机厂随便挑,除了像中汽研这样的机构,各大车企的研究所也是随便进。

小峰选择了老家附近省会城市的一家主机厂,成为一名研发工程师。

在那个年代,其实普通人也挺容易“出头”的。

尽管小峰就是普通农村家庭出身,但因为小伙子够“机灵”,技术功底也比较扎实,很快就在企业站稳了脚跟。

因为属于“潜力股”,厂里面有个试验室的老同事,还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了他。只工作了四五年,小峰就已经在城市里买了房,扎了根,还成了家。

因为科室里的老领导退居二线,2018年,不到33岁的小峰成为副科长,虽然是挂职,但实际上已经是主持工作,算是名副其实的一把手,当然现在都是叫经理了。

两年后小峰成功“转正”,至此几乎就已经实现了“阶级跨越”,至少当时的他是这样想的。

因为再往上一步,就是真正的“高管”了。哪怕没多少进步,按照之前退休前“提半级”的经验,体体面面退休也没啥太大问题。更何况,他还如此年轻。

很可惜,人算不如天算,从小峰成长为中层领导开始,整个公司的氛围就变了。

首先是市场冲击,公司必须做出快速地应对,于是提出了一系列的“跃迁”计划,就是要在几年之内追上并领先对手。

除了原有的工作没有任何减轻外,还要承担很多的额外项目。

“战略是上面做的,所有的执行却都在下面。”小峰表示非常无奈。

由于战略上要领先,他们的产品往往要求性能、轻量化、成本都实现全国乃至全球领先。毕竟如果目标都不领先,在他们这样的企业那是通不过的,连立项都做不到。

“这是不可能三角。”小峰说,往往你要求性能成本就不可能低,要是成本性能就不可能好。

至于轻量化,真正技术上能做的工作本身就很少,除非“偷工减料”。

但上面不会让你“偷工减料”,只会让你多想想办法。于是上面的指标一直往下压,下面的执行则是千难万难。像小峰这样的中层领导,其实是最为难的。

“国企里面不讲情面,指标一旦下来,你愿意接就接,不愿意接你就别干了,你的位置让出来,给愿意接的人干。”小峰无奈地说道。

“那如果确实是指标不合理干不成呢?”我忍不住问。

“大部分就是不合理的,指标对标的是国际先进水平,但我们的研发水平,供应链水平,体系灵活度都不允许,也就是这个事压根做不成。”

小峰说,“这时候就没有办法了,只能硬着头皮先接,接了办不成只是有可能被干掉,不接你现在就被干掉了”。

“那开发周期到了,东西出不来怎么办?”我问道。

“这个就看运气了,如果你运气好,项目做到一半,数据还可以,刚好有别的地方可以去,那赶紧走,问题留给下一任。或者做到一半领导高升了,可能下一任没那么较真,也就不了了之了”,小峰回答。

“反正做就有希望,不做一点希望没有”。

在这种局势下,小峰的压力非常大。

他表示很多活也不能给下面人明说,这显得自己这个领导很没有城府。但不说,确实很多事是白忙活。

手下员工跳槽的很多,有不少都是他的“得力干将”,他也表示很无奈,“我确实给不了他们什么东西,他们离开我是能够理解的”。

那有没有考虑过离开呢?

小峰表示确实有想过,之前接触过外面的机会,给了他一个相对比较高的title,收入是现在的两倍有余。

“还是不敢,或者说不甘心,好不容易做到这一个位置,没有人能够轻易放弃。”小峰总结道。另一方面还是家庭,早就在这边扎根了,换一个城市生活谈何容易。

至于内部的流动也是考虑过的,小峰也想过不做研发了。

因为研发的实现难度实在太大,每个环节都要操心,想着转管理岗位,但发现管理岗位务虚也越来越难。

以前觉得没什么用处,也没人管的企划岗位,现在也隔三差五要检讨,因为规划的产品没有竞争力。

还有类似供应商管理之类的岗位,以前属于“肥差”,现在主机厂与供应商关系紧张,同样是如坐针毡。

当然也不是没有相对轻松不担责的位置,但是,“体系内的好位置轮不到我们这样的人。”小峰说。

我向小峰提了个问题,如果有一天企业不行了怎么办,现在很多国企也在裁人。

小峰苦笑了一下,“裁员裁不到我们这样的人,毕竟还指望你干活呢,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后继无人”。

他表示自己刚毕业几年就在挑大梁了,因为做的方向比较新,他也比较好学,27岁就做了小组长,30岁就做了项目经理,再后来成为中层领导。

现在的新员工大部分是研究生,老员工没时间带,他们也没太多兴趣学。再加上公司待遇一般,这些人很多待个两三年就跑了,有的已经换了好几份工作。”

小峰表示愿意沉淀的人越来越少,公司没有多少发展空间留给大家,“要涨薪就只有跳槽”

所以小峰20多岁的时候就开始挑大梁,如今快40依然属于实干派中比较年轻的,现在担心的是干到50岁恐怕还是属于一线干活的。

像上一辈人一样,40多岁就退居二线,50多岁约等于退休,“这种情况在国企里面也不会有了”。

功夫拍案

当问到对现在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的时候,小峰的回答是别做这行了,至少这几年不要考虑。

他表示现在汽车行业的强度远超其他所有行业,“互联网的996我很羡慕,我们基本是897,拿的还没人家一半”。

“一些行业虽然累,比如要上夜班,工作十多个小时,也比我们这个幸福,至少那只是体力上的劳累,我们这什么心都要操,真的是身体和精神双重劳累”。

所谓的“领导”生活也没那么美?或许是因为他只是个换了个称呼的“底层”?


地址:广州市天河区华明路9号华普广场西塔1007室

© 2019 www.gongfuauto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粤ICP备18130567号

功夫汽车